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亲子心理  >   师长应对  >    内容

帮助孩子适应高中生活

作者:李镇西|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09-11-29

  “感谢中考!”

  刚放假,我带晴雁去参加我一位朋友的婚礼。婚礼结束后我们在一个茶楼喝茶,我和朋友闲聊。座中有一位朋友是《教师之友》杂志社的钟丽曦老师,她给我谈到她最近刚刚接到一部小说稿,作者是本市一位刚刚毕业的高中生,小说内容是作者的高三生活。她说:“这位学生将小说的题目定为《感谢高考》,他认为,一般的中学生总是喜欢诅咒高考,但他通过高考的磨炼却很感谢高考。”

  她说这话时,女儿正坐在我身旁。她悄悄对我说:“爸爸,把钟阿姨说的那部书稿借来看看吧!”

  于是,第二天我便去《教师之友》编辑部拿回了那部小说稿。寒假回老家,晴雁除了带上她的作业,还带上这部书稿。

  在乐山老家,晴雁每天做完作业,总要翻几页小说稿。我问她写得如何,她说:“写得不好,没有吸引力。但是,序言写得很好。”

  我拿来看了看。的确,就写作而言,这部小说不算成功,人物杂芜,情节凌乱,缺乏应有的冲突。但正如女儿所说,作者自己写的序言很好。不过我仍然问晴雁:“你为什么觉得序言写得好呢?”

  她翻到序言,指着其中的一段话,说:“你自己看吧!”

  这一段话是这样的——

  可能有人说我们是怯弱而麻木,甚至丧失自我的高三生,因为他们看到书中没有对高考时髦的诅咒。我们是省重点中学实验班的学生,我们清楚自己的目标,我们是现实理智的人。即使我们有对现行教育制度的不满,我们也必须接受并适应它,大喊大叫是无助于目标实现的,反而会浪费时光。或许高三是个铁屋子,但我更愿称其为炼狱。炼狱是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它的门开了条缝,我们走向那道光亮,但我们不知道门后是什么,是通向天堂的楼梯还是坠入地狱的深渊。我觉得我可以感谢高三,尽管我没有实现最终的目标,但我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我觉得成功经历高三洗礼的人,只需要坚持,继续学业是没有多大问题的。高三的经历是笔财富!

  寒假结束回成都的前一天,女儿自己写了一篇作文,我一看题目,是《感谢中考》,全文如下——

  感谢中考

  前不久听爸爸说,一位已毕业的学生写了一本反映他高中生活的书,书名为《感谢高考》。刚听到这书名时,我感到不解:高考多残酷啊,许多人骂它都来不及,他居然还要“感谢高考”?但仔细一想:嗯,高考的残酷正磨炼了人的意志,从这一点讲,的确应该感谢高考。而我现在正面临中考,中考又何尝不值得我感谢呢?

  相信进入初三的同学都感觉到了初三的紧张和沉重。课本知识越来越难,不只是语数外理化五门主科,连政治、历史也越背越头痛了;考试几乎是天天与我们见面,一张比一张难的试卷铺天盖地向我们扑来,同学们都叫苦连天;睡眠时间由十小时减为八小时,又由八小时减为六小时、五小时,每个同学上课时都精神恍惚;还有那残酷的体育考试,让我们在精神上饱受折磨之后,又多了一项身体摧残……是的,这一切看来都是那么“惨不忍睹”,但这只是事情的一面,而它的另一面可能我们并没有看到——

  课本知识越来越难,就使我们不得不刻苦地去钻研它们,正是在同学习困难的较量中,我们的知识渐渐转化成了能力;天天考试,使我们习惯于把考试当练习,多了一份轻松应考的心态,不再有考试恐惧症;睡眠不足,又要专心听课,让我们每个人都多了一份战胜自己的毅力;为通过体育考试而进行的每天800米长跑,又让我们体会到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含义……

  爸爸经常对我说:“老天对任何一代人都是公平的。我们读中学时学习很轻松,但我们不得不接受上山下乡的锻炼;你们虽然不会上山下乡,但现在的充满竞争压力的学习同样是一种锻炼。”我感谢中考,并非是要否认现行教育制度的种种弊端;而是觉得,当我们不得不面对它时,当我们被初三紧张的学习压得透不过气的时候,我们不妨这样想一想,中考固然残酷,但如果能够经受考验,我们便变得坚韧起来,而这份“坚韧”将使我们在以后的人生中笑傲任何困难!所以,不管中考结果如何,我们也要坚持到底,因为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笔财富。所以,我真诚地感谢中考!

  我亲爱的同学们,准备好了吗?向中考进军!

  读完作文,我问她:“晴雁,这真是你的心里话吗?”

  她说:“是呀!我什么时候在作文里撒过谎?”

  是的,我知道女儿从不在作文中言不由衷的(为此她也吃过“亏”),于是,便激动地拥抱女儿:“晴雁,你真伟大!”

  我的建议:

  1.不要渲染升学考试的恐怖,这样只会让孩子丧失学习的斗志。

  2.家长要反思自己的教育。

  3.让孩子心中有可供其学习效仿的拼搏榜样。

  4.家长的生活经历是最好的教育资源之一。

  5.尽可能耐心细心地和孩子聊天,让孩子傲视困难,挑战考试。

  帮助孩子适应高中生活

  青春是一条坎坷不平的道路,我们一路上摸爬滚打挺过,我们笑过,哭过,受伤过,但我们也拥有过。谁都是一边学会着受伤一边长大的。我们承受过也磨炼过,更幸福过,我们在承受和幸福中走向成熟。对于明天的自己,我充满信心,因为我承受,我幸福。

  孩子该不该进重点班?

  孩子好不容易考上高中,还沉浸在中考胜利的喜悦中,却马上会被不适应高中生活的情绪所笼罩。作为家长,面对孩子的不适应,应该尽可能给孩子一些心理疏导,帮助孩子度过适应期。

  我做班主任多年,每一届高一新生进校的时候,都有许多学生不适应高中生活。应该说,这种不适应是正常的。从学习上说,高中的课程比初中多,知识比初中深,对许多学生来说,刚进高中,会产生一种突然面对一个陡坡的感觉,自然难以马上适应。另外,更重要的是,高中生所面临的竞争也远远比初中激烈,尤其是重点高中的学生,因为重点高中云集了一大批中考的佼佼者,在强者如林的环境中,每一个人都会不同程度感到一种失落感和紧张感。我的女儿也曾有过这样的心理体验。

  晴雁以高出省重点中学录取分数线65分的优异成绩,堂堂正正地跨进了石室中学大门。我所遇到的所有朋友都夸她“不简单”,并羡慕我有这么一个好女儿。

  我开始也想,同样是升学,晴雁现在的精神状态和三年前比应该是天壤之别——三年前小学毕业她是失败者,而这次中考她是胜利者。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情况并非如此。

  8月31日是新生报到的日子。整整一天,我都在家里想着晴雁到了学校的情景:她见到老师是否有礼貌,她见到同学是否大方,等等。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就老盼着那熟悉的口哨声。

  有人敲门,我从猫眼一看,是晴雁回来了。我心里想,怎么没听见口哨声呢?门一打开,晴雁一脸的阴云。

  刚把书包放下,晴雁的第一句话是:“爸爸,我不想读外语实验班了……”声音里带着哭腔。一句话没有说完,眼泪一下流了下来。

  我感到非常惊讶!问:“为什么?”

  她说:“我今天刚走进教室,感觉就很紧张。我看班上的同学一个个都是非常优秀的,都是各个学校的尖子,我肯定不行。”

  其实,当初进外语实验班完全是晴雁的要求。中考成绩刚拿到手,我就问晴雁读什么班——实验班还是普通班,晴雁毫不犹豫地说:“外语实验班!”因为进外语实验班的学生都是在已经被录取为石室中学正式新生中考试选拔的,所以,在假期里,她还认真复习,为考外语实验班而做积极的准备。但是,临到考试时,因为她在老家乐山外婆家,我就没有通知她回成都参加外语实验班考试,我想反正作为教师子女,按规定她是可以任意选班的。何必多此一举呢。

  但晴雁进外语实验班的第一天,便要打退堂鼓!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我请晴雁慢慢说她第一天的感受,她说她看到那些同学便觉得他们很强,而且脸上都表现出很傲慢的样子;她还说,来这个班的同学都是经过考试的,而她没有考试,成绩肯定是最差的;她又说,这个班上还有相当一部分同学从全省各地择优而来,她担心以后在学习上竞争不过他们;她感到紧张,感到压力,她说她看到同学们课间都在看书而不出去玩,而她出去玩了,心里都觉得是在犯罪,认为和同学们的差距拉大了……

  我对她说:“你这是自己吓自己,哪有那么严重!”

  但晴雁不信,仍然在我面前流泪。

  当晚,我特意去了她班主任家,向班主任唐老师介绍了晴雁目前的精神状态,希望唐老师和我一起做做晴雁的工作,给她以信心和上进的动力。我还从班主任那里了解到,晴雁的中考成绩排名在班上刚好处于中等位置。

  但是我已经意识到,看来让女儿进“外语实验班”未必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里涉及到一个许多家长可能都遇到过的问题,究竟应不应该让孩子进重点班(包括重点校)?

  对于是否应该设重点中学和重点班这个问题,我这里不打算评论,因为这涉及到深层次的教育理念和教育体制,非三言两语能够说清。但是,我想对家长是否应该把自己的孩子送进“重点班”谈谈自己的看法。应该说,至少从“因材施教”的角度看,设立重点班是有一定道理的,问题是家长是否能够正确地估量自己孩子的学习能力(包括学习潜力)。我们有许多家长往往抱着这样一种心理,不管孩子的学习能力如何,反正把他放在重点班总会有好处的,至少在强手如林的环境中可以激发孩子的上进心。但事情恐怕不这么简单。如果孩子真有学习潜力,只是因为缺乏一种激励因而希望借助于激烈的竞争环境刺激孩子奋发向上,那当然是很好的。可是,许多孩子本身并不具备重点班所要求的知识基础和学习能力,把孩子放在这样的班里面,只能增加孩子的自卑感,这样恰恰非常不利于孩子的进步。

  我不幸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女儿虽然中考成绩非常优异,但她其实并不具备重点班学生所要求的高智商和强能力。最初我基本上也没有打算让女儿进重点班,只是因为女儿要求读重点班我便答应了她的要求。女儿的上进心固然可贵,但作为家长,我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应该冷静地对女儿进行分析,和她一起探讨,让她能够客观地看待自己,然后从容地进普通班。遗憾的是,我没有这样做,对女儿的“过度尊重”(这也是家长们应该警惕的)加上内心深处那么一点点虚荣心,使我毫不犹豫答应了女儿的要求,让她进了重点班。结果导致了她今天的泪流满面。

  怎么办?当时我有两种选择,要么让女儿退出重点班而转入普通班;要么给女儿以积极的引导,鼓励她留在重点班。权衡再三,我选择了后者。之所以选择后者,是基于我对女儿情况的仔细分析。女儿的天赋虽然不是特别高,但她初中的学习基础并不差,而且她一贯学习勤奋,如果继续留在重点班,只要调整好心态,改进学习方法,同时保持过去的学习态度,虽然不一定能够在班里名列前茅,但我想不会太差的。而且,在这过程中,对她来说,有一种意志的磨练。

  女儿当初进重点班,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既然进来了,留下比退出好。这就是我当时的考虑。下一步我最需要做的,是把我的这些想法告诉女儿,和她谈心,继续给她以精神上的支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