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亲子心理  >   师长应对  >    内容

不要把孩子骂笨了

作者:涂春仁|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09-12-07

  早在没有产品标示的年代,曾有一家商誉还算不错的食品公司,不慎发生品质管理上的疏忽,导致顾客埋怨的新闻事件。此时,纵使该公司同类的其他产品绝对卫生可靠,亦将在大众“少买为妙”的心理下变得滞销。滞销过久,食品不在“美味”“可口”了。甚至连“卫生”都有问题,另一些顾客又不幸买到了它,抱怨之声再起,如此恶性循环下去,那个商标终将和“不洁”、“危险”、“难吃”等字眼联结在一起,成为大家公认的不良产品。

  在学校里,学生的学习态度和自我观念的形成过程也是如此。例如:有一位学生因为一题数学搞不清楚,老师不经意的骂了一声:“真笨,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如果这位学生的智力还算很高,且自认为聪明,这句话可能很快就在他脑海中消失。如果换上一位本来就很难肯定自己是聪明还是愚笨的孩子,听了这句话或许会想:“唔,数学确实令我头疼,或许我真不如别人”。因此,解决数学问题的信心降低了,畏惧数学的情绪增加了,数学的概念也变得模糊了。第二次出错时,老师又冒出一句:“真笨,这题比上一题简单呢!”。长此下去,“笨”字一次在一次的从老师口中出现;久而久之,“笨”的感觉也逐渐在那位孩子心中定型。最后,那位孩子凡是遇到数学问题就想:反正我很笨,一定不会算的。每遇数学课就觉得:老师说的,我都听不懂,算了,不听了。老师也认为:反正那位学生笨透了,听不听课都无所谓,只要乖乖坐在那儿,不捣蛋就行了。就这样,一位“笨”学生,被那位老师不经意的制造成功了。此后纵使换了老师,“笨”的标志也难以怯除。因为,学生也真心相信自己笨。

  罗森塞(Rosenthal)曾经用十二位心理系的学生做实验,要学生训练老鼠跑迷津,每人随机分配五只学习能力差不多的老鼠。但对其中六人宣称,它们的老鼠事由学习迷津能力优异的老鼠代代相传所生的。告诉另六位学生,它们的老鼠学习能力低劣。实验结果发现:被指称有较高潜力的老鼠确有较好的成绩,被指称为笨老鼠的进步很少,且呆在迷津的起点,不肯起步。实验后,主试者请这十二位学生填答调查问卷。发现聪明老鼠组的学生较笨老鼠组的学生更喜欢它们训练的老鼠,对老鼠更温和,更热心,多抚弄它们,而且很少责骂。反之,另六位学生,则经常对老鼠唠叨、抱怨、大吼大叫。

  这个实验,对教师的教室行为有很大的启示。美国有一所学校的一位教师,因故离校数年,在离校前,该校实施能力分组的教学实验。后来该教师复职,学校交给它的学生名册上面有一排数目字,他以为那是学生的智商成绩,遂把学生依数目分成低、中、高三组代表不同的学习能力。并施予不同程度的教学。学期结束,评定成绩。该师发现,学生的成绩,正符合了它原先的期望。当他把这事向校长报告时,校长愕然的说:学校早已不实施这种教学了,你是依据什么来分组的,该师指著学生名册说:校长,你看,这不是学校给我的学生智商分数吗?后来经过查询,原来那些数目是总务处编排的学生使用衣橱的号码。

  以上两个例子,是心理学上,比马龙效应(Pygmalion-Effect)所导致的结果。此效应的大意是说:当你把学生看成“马”或看成“龙”,他就会生龙活虎般的如你所期望,如果你把学生比做“蛇”或“泥鳅”,他也如预言般的应验了你的观点。

  新到任的教师,常藉助学生资料卡的评语来认识学生,依照“比马龙效应”,这样做常是“不幸”的延续。本来若不看这些资料,第一次与学生接触时,学生在教师心中应如一张张白纸,毫无污点。可是当他看了这些资料,心理已暗暗的的在学生额头上贴了五颜六色的标志:有“资质鲁钝”的,有“品学兼优”的,有“懒惰成性”的,有“不知上进”的……。“唔!李大牛第一天就动手打人,资料卡上的评语说的没错,以后应付他得当心点……。王小英聪明乖巧,难怪讨人喜欢……。”长此下去,“好”学生如锦上添花般的的备受关爱和谅解。“坏”学生却落井下石般的一次比一次接受更严厉的惩罚。没多久,本来“浑沌不清”的学生状况,就“天地剖判”般的符合教师的看法了。学期结束,轮到这位老师下评语。如果他不小心,又自然而然的把那些不好的标志,深深的烙在“坏学生”

  的身上,好让下任导师对学生有相同的期许。年复一年,这些“坏”学生若非遇到“贵人”,他们必将在“比马龙效应”的阴影下永难翻身了。

  要减少“比马龙效应”的负面影响,教师们面对学生时,除了要付出更大的爱心和耐心外,更应该谨言慎行。下面几点,或可供辅导学生的参考。

  一、不要以差异的眼光看学生。纵然学生在学习方面或人格发展上有个别差异,教学的目标正是要减少那些因差异造成的离异现象,使有特殊困难的学生,能早日适应正常的生活环境。

  二、多发现学生的优点,加以鼓励。若此,纵使学生在其他方面表现很差,也有其自我肯定的一面,而不至于自暴自弃。

  三、批评学生的过错,应针对过错行为的本身,而不是否定他整个的人。处罚学生,并不是因为讨厌他,而是不喜欢他所做出的行为。

  四、用接纳的态度去了解学生的困难,延缓对学生的过失行为下定论。

  五、慎用标志,骂学生“笨”,除了伤其自尊外,对笨行为的改善,并没有实际的帮助。还不如设计适合他的教材,供其学习,使他有成就感。

  常说教学是一种艺术。艺术家能化腐朽为神奇,教师亦大可把“诱乖戾为贤良”,“化鲁钝为优秀”视做一项创作。要达到这个境界,首先应该抛开成见和歧视,用公平的态度对待每一位学生,尤其对那些先天不良或后天失调的孩子,更应有“扶他一把”的救溺精神,使他们也有自我充分发展的机会。

  后记:这篇文章,最早发表于民国七十二年十二月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印行的辅导通讯第10期。也许内容还不错吧,曾被修改作者姓名后发表于另一份刊物。事隔多年了,教育与社会的环境已经大变,往日会发生的情景,今日也许不复存在,但是教育孩子的原则是不容易改变的,因此我不揣浅陋的又把这篇文章,整理成电子稿,供大家参考。


标签: